潍坊肉火烧,能否香飘更远些

发布时间:2015-3-11 10:38:50 浏览:


        每天早晨吃上个肉火烧、喝上碗豆腐脑,然后再去上班,这对大多数潍坊人来说绝对是难以割舍的情怀。在潍坊,各种火烧铺随处可见。不少外地人来潍坊,都会去品尝一下咱潍坊的特色小吃,不少人感慨潍坊肉火烧为什么不去外地经营。23日,记者对市民和有关人士采访了解到,潍坊特色小吃在本地颇受欢迎,要想走出去还是受到心态、技术等因素的限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探访

        百米路上火烧铺林立

        5月23日9时,奎文区早春园小区西侧的东西街上,早市正渐渐散去,但是沿街的小吃店还依然火爆。在一家名叫“老城隍庙火烧铺”前,家住早春园小区今年7岁的龙龙拿着一个刚出炉的肉火烧吃起来,样子别提有多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注意到,在这条约百米长的东西街上,南北两侧竟有5家肉火烧店,除此之外,还有电烤火烧和泰山火烧各一家。有的打出“城隍庙”的招牌,有的打出“酥皮”的招牌。虽然旗号很多,但是生意却不一样,有的顾客爆满,有的则十分冷清。家住早春园小区的市民李丽荣说:“这条街紧挨着早春园小区、东庄社区等居民区,人员流动大,在这里开火烧铺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由于手艺不一样,火烧铺也是更迭频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城隍庙火烧铺”的工作人员秦新歌告诉记者,随着火烧铺的增多,竞争也是越来越厉害,在这里打火烧,比的不仅仅是手艺,还有服务细节。“我们店为顾客准备了免费纸包和小咸菜,即便如此,最近几天还是明显感觉出生意不如从前。”秦新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特色小吃应该走出去

        北京的杨光照是做钢材生意的,每次来潍坊出差都要吃一顿潍坊肉火烧。杨先生说:“每次吃着热乎乎的火烧,心里别提有多美了,这种味道比山珍海味感觉还要好。只可惜,这种美味在北京吃不到。”在他看来,像这种特色小吃应该走出潍坊,让全国人民都能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市文史兼美食作家于家干近几年来一直在研究潍坊小吃,在他看来,潍坊的小吃产业与其他地市的相比刚刚处于起步阶段。于家干说:“我市小吃众多也有名气,这些小吃的确给潍坊增添了光彩,带来了效益,使潍坊饮食的知名度誉满全国,带动了旅游业、餐饮业和各项服务行业的发展,也促进了民间组织潍坊烹饪协会与各地烹饪协会的互相交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家干表示,潍坊小吃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,像肉火烧、朝天锅、鸡鸭和乐等,虽然城区有上千家,品种各式各样,但是目前的经营状况还局限在家庭作坊式小农生产意识状态。“近几年来,部分商家已意识到这个问题,像城隍庙肉火烧在我市已有200多家分店,并开到了青岛、烟台、大连等地。”于家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外地不如在家门口

        于家干表示,潍坊小吃走不出去的原因主要是缺乏一种向外扩张的大生产意识,这种意识的存在与我市历史、民俗等很多原因有关。过去老潍坊县城商贸交易繁荣,家里再穷,到街上随便找点零活干都能吃上饭。这些历史和民俗的原因至今还在影响着潍坊人的行为,比如前些年,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、日本等地的客商曾来潍坊考察过,许诺潍坊只出鸡鸭和乐技术,他们出资到海外开设分店,但是都没有人去。“另外,潍坊小吃的技术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推广,像肉火烧的炉子,外地人是不会建的,更不用说温度和风向了。”于家干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事肉火烧生意的孙斌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,去外地开设分店想法很好,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很麻烦,前期炉子、调馅很简单,但是后期管理怎么办?去外地开店还不如在家门口实惠,这本来就是薄利多销的生意,后期管理跟不上根本挣不到钱还不如不做。

        于家干认为,潍坊人已经具备了让小吃扩张的所有潜力,如何去做大做强,缺乏有心人来操作这件事,政府也应该出台相关的扶持政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向沙县小吃学习

        说起小吃,人们很容易想到风靡全国的沙县小吃,就连潍坊城区也开到了40多家,大有冲击本地小吃之势。在奎文区福寿东街与文化路交叉口东南角就有一家“福建沙县小吃”,店老板林英江和妻子都是地道的福建沙县人。林先生告诉记者:“在这里已经开了4年了,每天早晨6时开始营业,一直到晚上11时,店里所需的材料都是从老家邮寄过来的,有专人供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先生介绍说,别看全国有成千上万家沙县小吃店,其实都是一家人,背后有沙县政府支持。当地老百姓如外出开店,都要先进行培训,沙县小吃办公室人员还经常到各乡镇巡回举办业务技术培训班。培训之后颁发小吃营业所需的商标等证件,有了注册商标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,可以依托行业协会在全国开设分店。如果没有注册商标或使用假冒商标麻烦就大了,会被清理,取消商标使用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市民和业内人士表示,沙县小吃的成功运作值得潍坊小吃学习借鉴,为潍坊小吃走出去提供经验。


回到顶部